第39章周綿綿,你知錯嗎?

書名:甜妻嬌寵:大叔他任我撒野  作者:半悅 

本章字數:2291     更新時間:2020-01-26 08:06:02

楚盛年咳嗽幾聲,對楚恒之說。

“你回楚家告訴老爺子,我過兩天就帶我妻子回去?!?

楚盛年在樓上,楚恒之在樓下,楚恒之說話必須仰著頭,就如朝臣仰視帝王一般,從氣勢上,楚盛年是壓到他。

楚恒之隱忍著怒氣,臉上依舊是春風拂面的笑微笑,“好,我會和父親說,老宅也許久沒有弄喜事,也該準備一下?!?

楚恒之內心憤恨,氣得想殺人,也不想在留這里看楚盛年那張丑的嚇人的臉,轉身就走。

華左這才推著輪椅,從電梯里下來,推他去餐桌旁。

周綿綿在他旁邊坐下,偷瞄他一眼,最終鼓起勇氣。

“楚盛年,我們離婚吧!”

她不想成為他和祁年的玩物!

楚盛年隔著黑眼鏡看女人,對華左揮了揮手,華左心領神會,帶著廚娘避開。

“要和我離婚,是看了我的真面目,嫌棄?”

周綿綿搖頭,“沒,有!”

怕他不信,她又補充道;“你都沒,沒嫌棄我,是結巴,我怎么會嫌,嫌棄你呢?!?

她說話磕磕巴巴,身邊的人都嫌棄她,總是罵她,也只有他沒有嫌棄她。

但是他有喜歡的人,祁年欺負她,他不僅不生氣還要包庇,她心里難受極了,才要離婚的。

“我們不能離婚?!背⒛暾f。

看她還要反駁,楚盛年冷冽的說。

“因為,我剛才答應了楚恒之,要帶你回楚家,你就必須跟我回楚家!”

“周綿綿,你別忘了,你是替嫁來的,若是楚恒年拿此事做文章,必定不會讓周家和你好過,他會刁難我,讓我把你退回去。

你在周家無依無靠,周家遭罪,肯定把你推出去,說是你算計了他們,為了逼你承認,他們會再次拿你舅舅來威脅你,你想要這樣嗎?”

周綿綿癟了癟嘴,不知道該怎么回答。

“你在周家無力立足,周順夫妻能搶你的東西一次,就有有第二次,你沒有我的保護,你確定能保護自己,和他們對抗嗎?”

“我雖然是殘廢,是瞎子,但至少有楚家堂堂正正的二少爺,他們有九個膽子也不敢的動你分毫。我保護你,你也要幫我,幫我應付楚家的人,做我的妻子,楚家的二少奶奶!”

周綿綿不是聽不懂道理的人,楚盛年已經把利害關系擺出來了,她無路可走。

“那,那個誰,欺負我!”

她帶著哭腔告狀。

她現在還是怕祁年,怕的不敢說他的名字,因為想起來那一幕,都是一場讓她身體發抖的噩夢。

楚盛年看她傷心的表情,抿著薄唇,沉聲說;“我已經讓華左把祁年趕走了,以后,他再也不會出現在你面前?!?

周綿綿一呆,眨著淚眼,“趕,趕走了?”

“嗯,讓他滾蛋了,他敢欺負你,我還讓華左教訓了他一頓,讓他永遠消失,混賬東西!”

他說話的時候,還拍了一下桌子,中氣十足,哪里有半分病嬌的模樣。

躲在角落里華左,看著楚盛年為了哄老婆,連自己都罵,他捂著嘴不能笑。

這要不是親眼所見,親耳所聽,他絕對不會相信,年先生的睜著眼說話的功力如此深厚!  

周綿綿蹙著秀眉,質疑的看他。

就因為這件事,他舍得把喜歡的人趕走?

她抽了抽鼻子,“你,舍得呀?”

楚盛年確實舍不得,祁年以后不出現,就不能正常的和她相處,如今他要裝病人應付楚家人,也是煩躁。

他遲疑了,周綿綿就認定他是舍不得了。

他雖然舍不得,卻還是把人趕走,這就說明,他還是有一點在乎她的。

心中的委屈散了一大。

但她還是沒開口,抿著粉唇,繃著小臉,表情嚴肅。

“周綿綿,你知錯嗎?”

楚盛年算是看出來了,這丫頭性子雖然軟,但較真的事,態度卻很硬,要說服她,必須是軟硬兼施。

突然他控訴自己,周綿綿迷惑。

她被人欺負了,她有什么錯?

“錯,什么錯?”

“你帶祁年去見謝瑩,你表妹給你喝的酒里放了藥,他替你喝酒,才會突然性情大變對你做了一些粗魯的事。所以說,這件事你也有責任!”

周綿綿驚詫的瞪圓雙眼,“是表妹謝瑩要害我?”

華左告訴她說,祁年是喝了不干凈的東西,難道就是謝瑩在里面的放了藥?

謝瑩要她付賬,還要害她,真是可惡!

她不安的偷瞄了眼楚盛年,“所以說,祁年是被我害的?!?

“算不上你害的,他自己不小心,活該。后來他沒有控制住,嚇到了你,就要接受懲罰!”楚盛年一本正經的說。

周綿綿愧疚,祁年對她挺好的,而且他喜歡的是楚盛年呀,怎么可能對她做那種事呢。

“楚盛年, 要不,把他叫回來,我給他,給他道歉?!?

“不怕他了?”

楚盛年遲早有一天要恢復身體的,他可不想小丫頭看見他那張臉的時候,充滿恐懼。

“不,不怕了?!?

事情解釋清楚了,而且祁年喜歡的是男人,對她做那種事應該是藥物的影響。

楚盛年看她表情放松下來,再次說道;“所以說,我們不能離婚,你必須幫我應付楚家的人?!?

周綿綿擦掉眼淚,心想,楚盛年讓她幫忙應付楚家人,應該是就是讓她來掩人耳目,隱瞞他和祁年感情的的事。

他幫了自己那么多次,自己不能忘恩負義。

她點頭說;“好,先不,不離婚?!?

周綿綿說了這句話,心里卻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失落。

……

今天是周六不用去上課,周綿綿就和苗姐一起打掃她的房間,晚上她就住自己房間,就算還有點害怕,也要克服。

她想,楚盛年雖然喜歡的是男人,不會對她做什么,但她不能和楚盛年一起睡,這樣對不起祁年。

她先幫楚盛年做楚家二少奶奶,但她也會努力讓自己變厲害,等祁年回來,她有能力保護自己,就和楚盛年離婚,讓他們在一起。

周綿綿有了計劃,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自己說話結巴的事扭過來。

但是她自己說,說不好她就容易著急,越是著急,就越說不好。

說了一下午,口干舌燥,卻沒有一點進步,她很沮喪。

吃晚餐的時候,楚盛年雖然帶著眼鏡,但并不是真的瞎子,看小丫頭低著小腦袋,像是不高興。

“練習了一下午,沒進步?”他試探的詢問。

周綿綿點頭,十分挫敗。

楚盛年想到她意識不清晰的時候,說話是流暢的,但是刻意練習反而沒效果,這應該是心里方面的障礙,想要治療好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

“我能幫你?!?

周綿綿抬頭看他,雙眼發亮,“真的?”

“你信我,就是真的?!?

“我信,我信!”

周綿綿自己不知道該怎么辦,也希望有人幫自己。

楚盛年說;“信我,就好好吃飯,吃飽了,我來幫你想辦法?!?/p>

送鮮花
評論

關于有樂 | 聯系我們 | 用戶協議 | 投稿說明 | 版權聲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饋留言   

電腦版觸屏版

Copyright (C)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南京墨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蘇ICP備16033847號-2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
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香港中特